叽歪

契合6(哨向)

# 你是梦还是命:

文工团来军校慰问演出是每年一次的传统,表面上是演出,其实也是联谊。毕竟军校哨兵多向导少,绝大多数哨兵都是没有向导要的单身狗,文工团里多的是漂亮女兵,要是真能和这些哨兵擦出火花也算是给这些宝贵的国家资源解决了终身大事。
尹柯嚷嚷着要早点去挑一个好位置看节目,看来他们还是来晚了。大礼堂前几排已经被占满了,视野极好的中间位置也坐满了人,剩下的空位只有最后几排和两侧角落了。
“尹柯,邬童,这里”问声望去,原来是李想和宋云哲,他们占的位置很不错,第四排最中间,只不过要过去需要跨过大片人海。
“同学麻烦让一让,麻烦让一让”尹柯走在前面,人太多,每个人还带一个精神体,使本来就狭窄的过道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突然一个精神体扑向尹柯,尹柯被突如其来的一道黑影吓了一跳,脚下不稳,一个趔趄坐在了旁边座位上的那个人的怀里,顿时起哄声四起。
“小柯柯这么想葛格呀,都急着投怀送抱了”
“抱歉,我没站稳”就着邬童伸过来拉他的手刚要起身,尹柯被那个人一把抱紧
“小柯柯还没有座位吧,不如就坐在这吧”
“沈柏淳你过分了”眼看着尹柯被调戏,邬童的怒火直击天灵盖
“怎么着,跟你有什么关系呀”沈柏淳根本不屑于邬童,他可是正经的军二代,他两个爹是稀少的哨向夫夫,自己又是个高阶哨兵,他根本不把低阶哨兵放在眼里
尹柯一把就拦住了邬童举起来的拳头,这里可是军校,斗殴可是要倒大霉的。“沈柏淳,你这样林安将军可会不高兴呢”尹柯搬出了林安,他这个未婚伴侣虽然连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但是人家军衔在那摆着,关键时刻真的好用极了。
“无趣”沈柏淳悻悻的松开了抱着尹柯的手
“还不快走,节目就要开始了”尹柯整理一下军装,发现邬童还在和沈柏淳用目光较劲,为了防止他俩下一刻就扭打在一起,尹柯赶紧叫走了邬童。
演出都开始有一段时间了,邬童的背依然挺的直直的,一点都不知道换一个姿势。尹柯感觉到他还是生气的,悄悄的伸出一根精神触丝轻轻的搔了搔邬童后颈。因为痒,邬童不自觉的抖了抖 ,可算把他紧绷的后背松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尹柯,尹柯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聚精会神的盯着舞台,却不知道嘴角的两个梨涡出卖了他。
邬童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最喜欢尹柯浅笑时嘴角盛蜜的梨涡,像是午后融化的棉花糖,清纯却诱惑。邬童竟看呆了,尹柯伸出的精神触丝强行将他的脑袋转向了舞台。
好险,差点暴露
邬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风纪扣


直到节目结束,邬童都不知道到底演了什么。节目散场,哨兵们都争先恐后的送各个向导回去。和李想宋云哲告别,邬童看了看周围对向导们大献殷勤的哨兵们,可能是尹柯的梨涡里有酒,让邬童醉的不轻,今天他特别不想和尹柯分开。
“要不……要不我送你吧”
“送什么,几步路就到了”
“豹猫和雪豹还想多玩一会”实在没有理由了,邬童瞟了一眼追着雪豹玩的自家小猫,大脑一抽这蹩脚的理由就从嘴里秃噜出来了
“……”尹柯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的邬童直心虚
“邬童——”一个清脆的女声从背后响起
“邢珊珊!”尹柯和邬童回头,不约而同的叫出了女生的名字 
“邬童~”邢珊珊在邬童转身的那一瞬间就哭了出来扑进了邬童的怀里
邬童被这一扑惊呆了,如果没记错他和邢珊珊应该只是普通朋友,几年不见突然这么热情他有点接受无能
“邢珊珊,你怎么在这里”邬童好不容易才把邢珊珊从自己怀里扯出来,开玩笑,本来自己流言蜚语就够多了,现在又来这么一出,看来关于他的传说以后只会更精彩……
眼前的邢珊珊比以前高了也瘦了,3年不见她也长成了大姑娘的样子,穿着军装,脸上舞台妆和着眼泪花成一团浆糊,但也丝毫掩盖不了她的美丽,反而我见犹怜
“高中毕业以后我放弃了父亲为我安排的国外大学考上了文工团,这一年多来我跟着团里走了很多军校和连队,终于找到你了。邬童,我好想你啊”邢珊珊有些不满被邬童扯出了怀抱,她以为的想念是相互的,一见面就会火星撞地球抵死拥抱泪流满面。
“呃……挺好的,挺适合你的”除了挺好的邬童是真的不知道该对邢珊珊说什么,他觉得他们也没有那么熟啊
“看来邬童是不能送你回去了,怎么样小柯柯葛格送你回去吧”沈柏淳欠抽的话加上他把手揽在了尹柯的腰上的动作,让邬童好不容易熄下的怒火又噌噌的燃烧了起来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不等邬童有所动作,尹柯就甩开了沈柏淳的咸猪手,转身离去。沈柏淳也向邬童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转身跟上尹柯,没皮没脸的说着什么
“尹柯,尹柯,我送你回去”邬童气不过,甩开邢珊珊就要去追
“唉邬童,明天团里就要走了,你陪陪我吧”邢珊珊可怜巴巴的揪住邬童军服的一角,莹莹的大眼睛里还含着两泡泪水
“对呀,哄哄人家啊,女朋友都找上门来了不哄是不是男人啊”
“邬童你真是负心汉,果然长得帅靠不住”
“邬童你今晚可以不用回宿舍了,虽然出不去校门,但小树林里……你懂的……”
周围不怀好意的七嘴八舌,邢珊珊拽着他的衣服梨花带雨,尹柯身后还跟着一个定时炸弹,邬童的头都要炸了
“够了!”邬童烦躁的松了松衣领“邢珊珊今天表演很精彩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早你们还要离校呢”强行从邢珊珊手里拽回衣服,不再理会邢珊珊的任何挽留,追着尹柯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邬童觉得尹柯走的时候心情有点坏。一定是沈柏淳那个蠢货引尹柯不开心了。等邬童赶到尹柯宿舍楼下时,尹柯房里的灯早就亮了。
中央军校什么都好,就是不许学生用手机,苦逼的军校生们通讯基本靠吼。
看了下表,这个时间吼是不可能了,再说了有些话饶是邬童脸皮再厚也吼不出口。
可他邬童是谁啊,怎么可能有难倒他的事。跑到就近的便利店买来彩纸和水笔,大笔一挥刷刷写完让豹猫咬着去挠尹柯的窗,养猫千日用猫一时啊
刚洗完澡的尹柯还在擦头发就听见挠玻璃的声音,开窗一看是小豹猫,取下它叼着的纸条上面写着“生气了吗?”
尹柯失笑,感情他弄了这么一出就为了这么没营养的一句话?
尹柯开窗,看见可怜巴巴蹲在他楼下的邬童,对着他摇了摇头
邬童又写了一张纸传给尹柯“不要生气,沈柏淳就是个蠢货,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尹柯看了不知真是哭笑不得,你才是个蠢货吧
尹柯给他写了一个“蠢货,回去洗洗睡吧”还画了一个生气的表情,关窗睡了
邬童捏着这张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谁是蠢货?
半夜,整个哨兵宿舍都陷入了梦乡。突然,邬童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凭着哨兵绝佳的五感又看了一遍尹柯的纸条,果然,我才是蠢货!其实,尹柯是吃醋了吧,是吃醋了对吧,哎嘿嘿~








评论

热度(134)

  1. 大雯儿# 你是梦还是命 转载了此文字
  2. 叽歪# 你是梦还是命 转载了此文字